白云-鹤荆粮仓

鹤荆什么时候上网呜呜呜
下面扩列哦!
qq1933645706

[时炭]捡猫猫

这回卡丝咪是真的猫猫了。

卡丝咪是时透无一郎拟猫,霞kasimi

不知道怎么打tag干脆没打cptag。

随便看看。

食用愉快。



灶门炭治郎遇到一只猫。


黑漆漆的,毛很长,耳朵小小的,藏在毛里,只有一双湖蓝的猫眼最引人注目。


“咪咪,咪咪?”他试图勾引一下窝在车轮旁边的猫,“这里很危险,你往旁边去一点。”


黑猫稳如泰山,眼睛都不眨。


炭治郎蹲下来,嗅嗅味道,感觉应该是流浪猫,身上臭臭的。


“喵喵,听到了吗?”他又开口喵喵叫,还试图用手指去戳猫。炭治郎出乎意料地很招小动物喜欢,面对流浪动物就算直接上手也不会被咬或挠,可能是他太温柔了,连动物都能感受到。


食指直接戳到猫毛里,猫没有反应,人的表情逐渐扭曲。


这毛也太长了吧!!!看上去是大型猫实际上都是毛吗!那么长的毛在流浪生活中真的没问题吗!这只猫到底有多大!!!


炭治郎一个手指,完整地埋没在猫毛里,在昏暗的灯光下莫名有种被黑洞吞噬的感觉。


不对,直接戳没反应,那是不是能直接抱出来?车轮底下真的不安全。


他上手,从毛里摸出个猫,小心翼翼抱出来。


黑猫被抱在人手上之后总算是有了反应,甩甩尾巴喵了一声,而炭治郎还在从毛里摸索猫的大小。


应该是小猫,轻飘飘的,毛那么长,抛起来是不是能飞?


“我给你梳梳毛吧,今天要不要住到我家里呀?在外面流浪很辛苦哦,也不知道你接下来要怎么办。”炭治郎抱着猫絮絮叨叨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从包里掏出小梳子给猫梳毛。


这猫一动不动,半睁着眼睛趴在炭治郎怀里,炭治郎给它梳肚子都乖乖的,不叫也不闹,任人摆布。


“好乖好乖,要吃东西吗?”炭治郎顺手撸了一下,摸上去真的很软很多毛,挠下巴的时候没有发出舒服的呼噜声,是手法生疏了吗?


黑猫对人类的邀请无动于衷,软趴趴躺在对方腿上。


炭治郎不去碰它,猫也不动,还以为睡着了,但是低头看,那双湖蓝的眼睛确实睁着。


很漂亮的眼睛,蓝色里面有一点绿色的影子,清澈透明,长在黑猫脸上更加突出颜色的清浅,让人联想到放置在黑色皮草上的帕拉伊巴碧玺。


咦,帕拉伊巴碧玺是什么东西?


就在人类沉思自己这个名词来源的时候,黑猫从他大腿上跳下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啊,走掉了。”


第二天,面包店老板灶门炭治郎在自家店门口看到了猫,还有猫送的礼物。


“这是什么?黄鼠狼吗?”


看上去很大一团黑乎乎的毛球蹲在地上,一双眼睛半睁着,面前有一只瑟瑟发抖的黄色长条生物。


“哇,好厉害,是小猫就能捕捉黄鼠狼了。”炭治郎蹲到黑猫面前,“但是我不能吃这个诶,我有吃的,你自己吃?”


黑猫动了一下尾巴,用爪子巴拉抓来的黄鼠狼,那小动物立马就窜走了。


“放走了啊,看来你也不喜欢从黄鼠狼。” 炭治郎拿出来两个小碗,“鸡胸肉和水,要吃吗?”


当然要吃。


毛团团吃东西的时候斯斯文文,碍于毛太长,看不出哪里斯文,就看到黑毛团底下一个食盆。


炭治郎拿出小梳子,趁人家吃东西的时候梳毛,昨天他梳下来一把毛,今天也梳下来一把毛。


“哪里来那么多毛?”


炭治郎,你的问题,所有养毛茸茸宠物的人都想问。


黑猫吃完鸡胸肉,非常乖巧坐在大门口当吉祥物,动也不动,路人都以为是玩具,凑上去拍照。


“那个是流浪猫,你们小心一点。”


“嗯嗯好的,诶,猫呢?”


猫在一眨眼的功夫就穿过店里的走廊,跳上柜台窝着了。


“老板,这猫喜欢你诶,要不要领养了当招财猫?”


炭治郎和猫对视,也不知道猫知不知道它刚刚在做什么。


“它好像在发呆?晚点问吧。”


路人满头问号,问猫?这位老板是能和小动物说话的白雪公主吗?他是红头发所以叫赤发白雪姬?


店关门的时候毛团团和炭治郎一起走出店门,但是没有跟着人走,自顾自跑了。


“真是奇怪的猫,啊!就叫卡丝咪吧!像霞一样难以捉摸!”


被定下了名字的卡丝咪第三天叼来了紫苏叶。


“给我的吗?”炭治郎问。


“咪呜。”猫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回答。


炭治郎把叶子拿出来,卡丝咪看着他把叶子放到鼻尖闻闻,露出笑容。


“很香,谢谢你。”


猫的眼睛一下睁圆了,发出好长一声喵,竖起尾巴蹭炭治郎的胳膊。


“你喜欢我吗?”


“喵!”


“那要留下来吗?”


“喵!”


灶门炭治郎养了一只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