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鹤荆粮仓

鹤荆什么时候上网呜呜呜
下面扩列哦!
qq1933645706

[时炭]装饰

接着跑酷的。

此时一位珠宝学子开始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我会在评论区抽一个幸运的小孩送出发带。

食用愉快!




灶门炭治郎和时透无一郎在初夏相约去买发绳。


“祢豆子有一家很中意的店,我们去那边买吧,女孩子的审美我觉得没问题。”


时透无一郎从发呆中抽了点时间回应,“嗯?”


“买发绳啊,之前约好的,要给你绑马尾!”炭治郎试图让对方回忆起之前的约定,“我们拍宣传视频那天,在天台说好的。”


无一郎眨眼,目光聚焦,眼睛逐渐亮起来。


他想起来了,那个下午他玩得很开心,好像第一次那么开心,那么畅快,就像雨滴落在温室的花儿上,笼鸟飞上云霄,他一直被关在自己做的玻璃箱中,直到那天下午,有人打碎了玻璃房。


“炭治郎!”无一郎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与他说话的是谁,摆出少见的笑脸问:“是今天去吗?”


“嗯!今天没有社团活动,也不是值日生,而且刚刚拿到零花钱。”炭治郎凑得近了些,小声说:“我想顺便给祢豆子买点女孩子用的小饰品,她总是不愿意花钱买这个。”


无一郎想了想,“那你呢?你不买东西吗?”


“到时候再看?我没什么想买的啦,主要是带你去买,你的小皮筋都松了。”


灶门祢豆子中意的店是一家小众的手作饰品店,老板是进购原石的,饰品是她同学做的,除了戒指手链耳钉,还有精致的手编发绳,基本上一个款式只有一件,独一无二的产品深受女孩追捧。


炭治郎拉着无一郎看发绳,很快就选中了用青色蜡线编制的宽发带,似乎是用某种技法在上面编织出了菱形纹路,两端分别用白色的玉石小珠做坠,还加了青色流苏,相当好看。


“用多会脱蜡,很好看的。”老板补充道。


两个小男孩并不是很懂,但是都挺开心的,就一起跑到饰品柜台看小姑娘会喜欢的物件。


“给谁买啊?”老板适时提问,“学生的话就不要挑耳钉戒指了。”


“给妹妹的!”炭治郎在发卡的地方盯了许久,“我想给她买个好看的发卡。”


无一郎好像在看,但也好像在发呆。


一直盯着一个地方看有些累,抬头休息的时候炭治郎注意到墙上的玻璃橱里有个吸睛的东西,他盯了一会儿,又低头选发卡。


最后他选了个有石榴石圆珠的小发卡,小巧圆润的一颗,不张扬却精致,祢豆子肯定会喜欢。


两人在结账的时候打了一架,谁都没抢过谁,就分开付了。


“啊,对了,那家店的橱窗里有个耳钉,是很好看的湖蓝色,但是怎么只有一只呢。”炭治郎念念有词,“真的很漂亮,但是无一郎不能戴耳钉啊。”


“嗯?”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神游中的小天才回神,“什么耳钉?”


“和你眼睛很像,一看到就想到你了。”炭治郎又说了一遍,“只有单只,而且你没打耳洞吧?”


“我没有打,要去打吗?”


炭治郎沉默了一会儿,指着自己耳朵上的花牌耳坠说:“这个,打的时候很痛,在学校被富冈老师追打也很痛。”


“所以?”


“所以不要打。”


他心有余悸摸了一下耳垂,总觉得自家老爸用针刺穿耳朵的痛感还残留在耳朵上。


往后的一周,炭治郎每天早上都会帮无一郎绑高马尾,不得不说这根发绳和他真的很配,课间到他们教室外面围观的女同学也更多了。


炭治郎也觉得好看,但是他发现最近无一郎的话有点少。


基本上没听他说过话,出了嗯!嗯?嗯。就没了。


有一点点担心朋友,炭治郎就去问了。


“无一郎你最近怎么不说话?”


无一郎回神,无一郎摇头,无一郎把炭治郎拉去小角落。


炭治郎觉得要偷偷摸摸说的肯定不是好事,眼神里充满了同情,好像下一秒无一郎就会张开嘴给他看牙套。


无一郎微微张开嘴,炭治郎心想稳了,真的是戴牙套。


然后他看到对方张开了嘴,舌头微微吐出,一抹湖蓝色在肉粉色里闪闪发光。


“嗯嗯嗯???”炭治郎震惊,随后压低了声音,他还记得自己是被拉到小角落的,“这是什么?”


“炭治郎,”无一郎的声音有点奇怪,说话有点含糊,“打这个有点疼,说话,不方便。”


他皱着眉头鼓了下腮帮,然后照样对炭治郎露出笑容问:“这个好看吗?”


炭治郎已经猜出在那天之后发生了什么,无一郎应该是听了他的话,在假装回家后返程买下了那个饰品,顺便还打了孔把它戴上。


无一郎,舌钉。


这两个名词怎么也连不上,他觉得无一郎是不会在身上打孔的。


但是他又想到刚才看到的场景,宝石镶嵌在肉中,与那双眼睛交相辉映,好像他在舌头上也长了只眼,好看清他的朋友在对他想什么。


无一郎戴舌钉。


他闭上眼,深吸气。


“嗯,非常好看。”


非常色情。







(写完我也想打舌钉)

(发带我自己做,我会的,不就是斜卷结嘛)

(是时透生贺)


评论(1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