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鹤荆粮仓

鹤荆什么时候上网呜呜呜
下面扩列哦!
qq1933645706

[时炭]太阳雨

是校园pa,时间比课间早一点,双向箭头,但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情。

我又在写奇怪的东西。

灵感来自回家路上看到的太阳雨。

有些文看上去在写时炭,实际上在写蛇恋(并没有)

食用愉快



“太阳雨!”坐在主位上的甘露寺蜜璃一拍桌子站起来,两条麻花辫抖了抖。

坐在下位的灶门炭治郎觉得,抖得更加严重的是她的胸部。

要跳出来了。

坐在对面的时透无一郎眼神空洞。

炭治郎观察了一下,觉得他在发呆。

“那个,太阳雨?”恋爱文学社唯二的社员之一发问。

“嗯嗯,太阳雨!”恋爱文学社社长一手握拳一手指天,“让我们开始吧!”

恋爱文学社,简而言之其实是剑道部教练为了和女朋友多玩耍一会儿而开创的,讨人开心的迷之社团。社团一共三人,社长甘露寺蜜璃,社员分别是灶门炭治郎和时透无一郎。

关于为什么社长那么好看,社员还只有两个,那是因为她的男朋友究极吃醋,所以在剑道部抓了两个绝对安全的壮丁编入恋爱文学社。

顺便一提,鬼灭学院是有正规文学社的。

“说到太阳雨,首先想到的就是狐狸娶亲!”浑身散发着甜蜜味道的女大学生捧着脸,眼睛扑闪扑闪的,“啊,真浪漫,我也想嫁给狐狸。”

“不,甘露寺小姐,我觉得伊黑先生不会同意的。”灶门炭治郎十分耿直地指出问题所在。

“叫我蜜璃啦!”

“这样伊黑教练会生气的!甘露寺小姐你希望伊黑教练为此不开心吗!”

“没关系的没关系!私下叫就没问题,来嘛炭治郎,叫我蜜璃哦!”

“甘露寺小姐!”炭治郎的手已经被自家社长抓住了,每次这两个人都会因为称呼问题闹上一会儿。

这个时候,就需要启动究极武器了。

“无一郎!”

呆坐着的长发少年突然把半睁的眼睛完全睁开了,画面莫名其妙有点像某种生物武器启动的样子。

“甘露寺,说到底,伊黑小芭内也不会变成狐狸。”他非常冷淡地总结道,说出的话语就像一把刀把甘露寺蜜璃的少女心捅了个对穿。

“呜啊,痛痛痛。”甘露寺蜜璃捂着并不存在的少女心连退几步,被放开的灶门炭治郎松了口气,紧接着就安慰她说:“如果甘露寺小姐很喜欢太阳雨,那就把结婚的日子定在有太阳雨的时候怎么样?”

“哦哦!好主意炭治郎!”一秒恢复的甜甜大学生快乐地转圈,“不愧是可靠的长男,如果是在太阳雨中,交换誓言,然后,然后那个,接吻,嗯,嗯嗯嗯!非常好!!!”

“为什么这么喜欢太阳雨?” 

“因为很漂亮!”甘露寺蜜璃义正言辞,“你想啊,下雨的时候都是没有太阳的,所以阴沉沉的,如果有太阳,雨滴会变得闪闪发光!”

炭治郎回忆了一下,觉得是这个道理。

无一郎之前总结完后就没再说话了,就能动时间来说也非常符合某生物兵器的设定。

“那要怎么写呢?”努力型学霸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想着说不定可以用到作文里去。

恋爱文学社的社长动作一僵,“那个,其实呢,我也不知道。”

炭治郎看甘露寺蜜璃重新回座位坐下,拿着手机读:“有的太阳雨是因为远方的乌云产生雨,被强风吹到另一地落下;有的是因为高空中两块带有不同电荷的云在太阳风的作用下相互碰撞,造成局部地区......”

她在读百科上的内容。

时透无一郎眼尾微微耷拉着,目光无焦距,有时候炭治郎就在想,为什么无一郎那么喜欢发呆。网上的说法是大脑对外界的应激反应,还能帮助减轻疲劳,有些人发呆是放空,有些人是在思考某些事。

他在想什么呢?

笔盖戳着笔记本,炭治郎也在无意中开始发呆。

“炭治郎!你觉得怎么写呢!”突然一句话把他拉回现实。

“诶?”灶门炭治郎歪头。

“太阳雨啊!我刚刚读了百科,你有没有觉得,获得了灵感?”

“抱歉啊甘露寺小姐,我刚刚有点走神。”

甘露寺蜜璃吃惊,“诶,炭治郎居然会在别人说话的时候走神?”

“非常抱歉!”

一番道歉后,灶门炭治郎红着脸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说光照下的雨点闪闪发亮,那是不是能用其他闪闪发亮的东西作比喻?”

“比如说钻石或者水晶吗?”甘露寺蜜璃给出自己的意见,“会不会有点俗?”

“是有一点。”

女大学生沮丧地趴到桌子上,低落了一会儿,又转头用手机看时间,“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今天就到这里?”

“甘露寺小姐先去找伊黑教练吧,我们会锁门的。”

“好哦!下次我带你们去吃文字烧吧!”

“如果伊黑先生同意的话。”灶门炭治郎深知打扰人谈恋爱会被驴踢的道理,每次都委婉回绝社长的邀请。

不拒绝不但会被驴踢,还会被伊黑教练追着打。

恋爱文学社的活动室并没有什么需要打扫的地方,稍微扫一下地上的灰就好了。他们每周基本上只有两次活动,每次活动时间在一小时以内,卡在甘露寺蜜璃下课之后,伊黑小芭内上完课之前。

通常,活动就是根据随机出的题目展开,随意地聊一聊,遇到没意思的题目就干脆聊天,两人都很健谈,回过神来就到点了。

时透无一郎基本不会加入他们的聊天,坐在椅子上就像装饰品,除非像今天这样,社长又因为过于热情让人难以招架,灶门炭治郎就会呼唤时透无一郎帮忙。

可能是声控的。

打扫的时候炭治郎会让无一郎去外面发呆,长男的属性以及他的爱好不允许别人插手他愉快的打扫时间。

“无一郎,走吧,钥匙在你这里吗?”

声控无一郎眨眼,从口袋里拿出钥匙,“之前甘露寺给我了,一直没有拿回去。”

“下次遇到甘露寺小姐记得把钥匙给她哦。”炭治郎叮嘱了一句,虽然这句话已经重复过很多遍了,忘性大的时透无一郎也没有一次想起来还钥匙。

两人并肩走在校园里,窗格把夕阳切成四角方方的样子,那金色的光球没两步就会被窗格遮住一次,一闪一闪,略有些晃眼。

“炭治郎,”无一郎走在他右手边,因为年纪小,个子稍矮,走在他的影子里不会被太阳闪到,“你怎么带伞了,今天好像是晴天?”

确实,不管早间新闻里的天气预报,还是手机app里的提示,又或者是湛蓝的天空,似乎都不觉得今天会下雨。

“我今天早上闻到雨的味道了。”炭治郎指了自己的鼻子,“以防万一,就带上了。”

“雨的味道,是怎么样的?”

“就是那种,潮潮的,有一点泥土的味道,还有,”炭治郎卡壳,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换一个思路,“有点重,胖胖的。”

时透无一郎沉默了一会儿,叹气:“这样说谁会明白啦。”

“也是呢。”

接下来两人又不说话了,一路走出校门。

夏天的傍晚来得很晚,又晚,又长,拖着霞光慢悠悠地走,慢悠悠地就像老奶奶,把耀眼的金色一丝不落,统统涂在建筑物上。

炭治郎突然觉得有凉丝丝的一点落到脸上,等了一会儿又没有下文,接着又在他放松警惕时蜂拥而入。

下雨了。

“是太阳雨。”时透无一郎出声。

迎着夕阳,落下的雨滴在半空中化作细碎的金子,纷纷扬扬,转着圈落下。炭治郎本来想撑伞,但是看无一郎半睁着眼,眉尾往上扬了点,就没动作,站在一旁等着这场太阳雨结束。

无一郎看太阳雨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他便不去看雨点,微微侧头观察起好友来。

时透无一郎真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孩子,因为留长发的缘故,看上去男女莫辨,五官端正,一双眼睛虽然经常被用来发呆,但是清浅的薄荷绿怎么看都好看。

“炭治郎。”无一郎转头叫了他的名字,那双好看的眼睛睁大了,带着微微笑意看着他。

“像星星。”

“太阳雨像星星落下来了。”

他这样说的时候,炭治郎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回过头看着落日说:“对啊,像星星。”

评论(8)

热度(108)